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三十一章 有悖常理

清博大数据 2017/8/24 7:16:13 阅读:22

微抿一下唇,梅子跺跺脚,搓着手提步走进了书店。店里的顾客不多,几个店员懒洋洋的闲聊着,看到她进来,只有一个人对着她笑了笑。

梅子在一排排书架间,随意地走着,偶尔翻看一下架子上的书,不经意间看到了《英儿》一书,立即拿起来翻看。

这本书最近炒的很热,它是年轻的天才诗人顾城与他的妻子谢烨一起创作的一部真切的情爱忏悔录。书稿完毕后,他在新西兰奥克兰附近的激流岛上用斧头重伤妻子谢烨,然后在一棵树上自缢而亡,谢烨送医院后也没有救活,在文学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梅子买下了这本书。

书并不厚,只有20多万字,以梅子的看书速度,当晚睡觉前就看完了。看完后,被深深震撼了的梅子抱着书陷入了沉思。

顾城的诗歌以及他的才华影响了许多人,他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被广为传颂。

大家评价,“自然纯净”是顾城诗歌的最大特点,读他的诗给人的感觉不是做出来的,而是从心间流出来的。

然而这种纯净,让很多人认为顾城和现实社会相脱离,他在用纯净与现实社会的复杂、肮脏等相抗衡,他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活在自己“一个人的城堡”里。

因此,在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后,他带着妻子谢烨移民到新西兰奥克兰附近的激流岛上,尝试着抛弃三十多年来的生活习惯,社会生活方式,群体活动规律,企图在彼邦‘享受’与世无争、简单朴素、自我陶醉的生活。

并且,当他的情人英儿也来到新西兰后,他梦想创建属于自己的“女儿国”,让爱他的女人们彼此和睦相处,与他一起过男耕女织,回归自然,与世隔绝的生活。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他这种一厢情愿的唯美主义、理想主义的想法是有悖人性的。除非他的妻子不爱他,否则受一夫一妻制教育长大的妻子怎么可能甘愿让别的女人来分享自己的丈夫呢?

追随着他来到岛上的英儿,在这种新鲜刺激、扭曲的情感中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深感痛苦,不想继续扮演小三的角色了,开始逼迫顾城在妻子和自己中做出选择。

顾城却根本无法选择,在他的心里,这两个他生命中的重要女人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珍品,妻子无私伟大、宽容大度;情人纯真痴情,与他心灵相通。

顾城的不选择,让两个女人最终忍受不了他这种极端理想主义、有悖人性的思想,英儿嫁了一个外国老头离去,妻子找到了另一份爱情,最终上演了这幕悲剧。

梅子觉得蒋伯同与顾城的精神王国极其相似。

人活在世上,原本是为了爱和寻找爱,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要学会把握自己的心灵和情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的情感走向极端、有悖常理。

正思索着,蒋伯同喝完酒夜归,跌跌撞撞走进卧室,看见发呆的梅子打着酒嗝问道:“老婆,怎么,怎么还没有睡?”

梅子抬起头来,扇了扇充斥在鼻端的酒味,微拧了一下眉说:“刚看完一本书,在想事。”

蒋伯同步履蹒跚地来到床边,坐下来目光涣散口啮不清地说:“老,老婆,什么,什么书?”顺手拿起梅子放在被子上的书,胡乱瞄了一眼。

现在的蒋伯同,晚上经常喝成这样,早已不是前几年那个无微不至的蒋伯同了。

闻着他浑身的酒味、脂粉味,以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味道,梅子有些厌恶的偏了偏头,很快又扭回头心痛地说:“蒋伯同,抽空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她眼神里的厌恶,使他的目光终于慢慢清明起来,直直地盯了她好一会儿,才咄咄逼人地问:“为什么又说让我去看心理医生?”

梅子突然觉得卧室的空间忽然变小了,连呼吸都压的有点困难,仍然挺了挺脊背说:“因为看完这本书,我觉得你的精神世界有悖常理,属于异类。”

“我的精神哪里有问题?”语气中透着火星味。

“你跟很多女人的交往在常人看来是不正常的,可你却并不这样认为,因为你的精神世界认定这种交往是正常,所以你觉得世人都应该与你有同样的认知。”梅子说。

“你说我不正常就不正常了?”他嘲讽道。

梅子说:“我确实觉得你的思想异于常人!”

蒋伯同阴恻恻地回道:“我还说你不正常呢,偏执,小心眼,爱吃醋。”

梅子深吸一口气,满目忧凄地说:“蒋伯同,如果你不信我的话,可以把你与你那些女人们的交往和说的话,说给别人听听,看看别人认不认为是正常的。”

蒋伯同怒吼道:“把什么话说给别人听?你这个女人简直太不可理喻了,神经病!”

“你才神经病。”梅子快被气疯了,脱口而出,他居然猪八戒倒打一耙。

梅子的话刚完,脸上已经脆生生的挨了一巴掌,瞬间肿起五个红红的手指印,同时伴随着一句尖刻犀利的话,“以后再说我神经病试试。”

梅子捂着脸,太阳穴突突直跳,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静静地盯了蒋伯同片刻,忽而哭喊着:“蒋伯同,你这个蓄生,王八蛋,你又打我,我跟你拼了。”掀开被子,跳起来扑向蒋伯同与他扭打在一起,两个人用蛮力,在床上厮打成一团。

梅子只穿着睡衣,纠缠扯打中,睡衣被撕烂了,头发被抓的乱七八糟,结结实实挨了蒋伯同无数拳。

两人正打的乒乒乓乓,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公公婆婆满面怒色地站在门口,公公拉着脸沉声说:“闹什么闹,半夜三更的,你们不睡觉,别人还要睡。”呯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梅了披头散发地抓着蒋伯同的衣服,满脸泪痕愣愣地看着门的方向,声音嘶哑,瞳孔涣散地低喃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只是不知道这话是说给两个人听的还是说给三个人听的。

蒋伯同这时酒已经醒了,他看着这样的梅子,脑袋顿时嗡的一声,懵在当场。“老婆,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的,我酒喝多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半天后他才语无伦次,恐慌地说。

“你又打我,为什么要打我?”她抓住蒋伯同的衣襟,不知不觉间,已是泪雨滂沱。

“对不起,对不起……”此刻的蒋伯同,已经只会说这句话了,他极力想去安抚她,却发现自己脑中一片空白。

梅子松开了手,面朝墙,背朝外,躺倒在床上。

蒋伯同则坐在床边,望着她发呆。

过了一阵,可能抵不住酒劲,蒋伯同去卫生间洗漱回来躺到床上,很快就去见周公了。

而梅子却基本上一夜未睡,她在思考着以后的路怎么走。

这几年,夜深人静,等待晚归的蒋伯同时,刚开始她会担心的睡不着觉,害怕他因为工作出事;后来,慢慢变成了害怕他在外面喝酒出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害怕他在外面胡作非为。

信任就像一张纸,皱了,就真的很难再抚平了。

每每想起现在仿若认识之初的蒋伯同,梅子的心就会绞痛。

那时还守着自己的心,有痛,但更多的是无奈和等待,等着离去重获自由的时刻,还有满满的希望。

而这几年已丢失了自己的心,现在的痛,心犹如被人生生剜出,然后撕成一块一块破败不堪的碎片,是血淋淋的,是身体缺少了一块的空白。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泪止不住倾泄下来,很快湿了枕巾。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离去吗?女儿呢,女儿从此就没有了完整的家,这是自己最不愿意看见的,不想让女儿去过自己从小就体会过的生活。

再有呢?丢失的心,能找回吗?

这一晚,梅子的泪似乎把身体里的水份全流了出来,她觉得自己成了一条缺水的鱼,张着嘴巴困难地呼吸着,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

累极后终于浑浑噩噩睡过去。

却梦见自己在不断地下沉、下沉,冰冷、刺骨的水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她不会游泳,吓的张大嘴巴,想呼救,还没有发出声音,水就已经钻进了嘴里……

救我,救我,救救我……她在心里呼喊

仿佛感应到了她无声的呼喊,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腰。求生的本能,使她胡乱抓了一通,最后抓住了那只手。

但那只手却紧紧地缠住了她,她扭头看去,模模糊糊中看到一个黑影似乎是厉杰,他牢牢控制着她,向那无尽的深渊滑去,随后一切变得漆黑……

不要!她悚然挣扎。

在梦中,无助的梅子被厉杰无情地带向黑暗的深渊,被水吞噬。惊醒后一身冷汗,躺在床上喘息着缩成一团,费力地回忆着有多少年的梦中没有出现过厉杰了。

第二天,大家都当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日子再痛苦还得过下去。只是,梅子却如木偶,在他们一家三人面前失去了热情。明明离他们那么近,可她却觉得,离得那么远,远的她怎么都接触不到。

现在的她,真希望那晚如那个噩梦一样,梦醒了,一切又灰复如初。可惜,现实比梦残酷的多。

过年期间,有一次蒋伯同无意间说漏嘴,说他们吃完饭去KTV,朋友给每个人都找了小姐,他没有带小姐走。

闻言,梅子心痛地盯着他很认真地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带你做这种事的人是不足以做朋友的,希望你能与这种人少点私交。”

“老婆,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蒋伯同信誓旦旦地说。

“我真的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交的是什么样的朋友。听说过酒能乱性这句话吧,哪天喝多了,一不小心与小姐发生了关系,万一染上病,毁的不仅仅是你。”梅子很担心他在外面胡来,染了脏病回来传染给自己,那样自己岂不是冤死,这个家从此也就毁了,可菡菡呢?

蒋伯同有点不高兴了,“你就这么不信任我?连我交什么样的朋友也要管。”

梅子淡言道:“我不是要管你交什么样的朋友,只是不希望你交能影响你道德品质的损友。”

“我的朋友就是损友,你的朋友都是良友。”蒋伯同反唇相讥。

梅子冷笑一声说:“我们都是30好几的成年人了,自己在做什么,做了的事会有什么后果,自己应该清楚,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未落,梅子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打的她耳朵嗡嗡作响。

“你什么态度?什么叫我好自为之?”看着梅子冷笑的眼神,轻蔑的话语,深受刺激的蒋伯同又动了手,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轻易就会动手。

梅子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再与蒋伯同对打,上次被打的浑身伤痕累累,她这次聪明地选择了闭嘴,只是带着深深的恨意更加轻蔑地扫了蒋伯同一眼,捂着脸走了。

从此,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僵,蒋伯同更是一句话不中听就会动手打梅子,挨蒋伯同的打慢慢成了家常便饭。

孩子开始上学了,很多事可以不用太操心了。

这时蒋伯同的二姐跟着丈夫去了深圳发展,情况好像不是太好,他父母不放心,说是去深圳看看。

大概也有不满意梅子和蒋伯同经常吵架打架的原故,想过去躲躲吧。

这几年,因为家里有公公婆婆和梅子忙着,派出所的工作又经常加班,蒋伯同开始是没有机会做家务,后来就习惯了不再做任何家务,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潇洒日子。

公公婆婆走后,所有的家务都落在了梅子头上。她每天只能像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

早上起床,做早餐,叫孩子起床,送孩子上学,然后去上班。中午下班回家做饭,吃过饭急匆匆赶去上班。下午下班,赶去接孩子放学,带着孩子上市场买菜购物,回家做饭,吃饭,辅导孩子写作业,给孩子洗澡洗衣服,等孩子睡觉后打扫卫生。经常忙完这些已经很晚了,她还要坐在电脑前赶写材料。

碰上晚上加班,梅子告诉蒋伯同她加班,让他去接一下孩子,晚上照顾一下孩子,他常常会说没时间,梅子只能接了孩子带到单位去加班。

梅子在这种毫无生气的情形下一天一天挨日子,得过且过,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澳门赌场开户注册送彩金网址.
天地大白鲨老虎机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天地大白鲨老虎机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地大白鲨老虎机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6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