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伟德国际始于英国-潮近汐未远_第十四章 目的(三)

2017/8/20 10:00:32  来源:网络综合
吉祥坊2012

崔波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打量着之桦。只见门外这个女孩有一张可爱的圆脸,大大的眼睛目光清澈又直率,讲话的声音很镇定柔和,完全没有被人挟持的激动和慌乱。

之桦从容平静的情绪也令他狂燥不安的心情稍试缓和,他放开那个小女孩并带着孩子再次来到门前。

“好,你自己进来我就把小孩放出去。姓江的你给我退后!”

蔚然用手拉住之桦提醒她说:“你不能进去,这个人神志不清,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他是冲着我来的,要去也是我进去!”

之桦感动地看着蔚然说:“江蔚然,你这是在关心我的安危呀,可是这个人对你很仇恨,你进去一定会激怒他。你是我的男神,我可绝不允许他动你一根发丝...”

"喂!你们俩个人在商量什么!别再耍什么花招!”

崔波不耐烦地用刀指指小女孩,孩子被吓得面色青白泪流不止。

“别激动,别吓到孩子,我现在就进去绝不反抗你!”之桦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服从,并示意蔚然退后。

崔波开了门之桦便进了教室。蔚然见崔波手上有孩子还拿着刀也不敢轻举妄动。

崔波大概也不想伤及无辜的孩子,果真信守承诺把孩子推了出去。

蔚然把小女孩交给了ROSE,ROSE说警察很快就到,让他们先稳住歹徒千万不可激怒他造成人质伤害。

两个人重新回到美术教室门外,只见崔波正用胶带将之桦的双手反绑在椅子上。

“我就直接称呼你崔先生吧,我觉得你肯定是被逼无奈才做出今天这么不明智的举动。我也很同情你的不幸遭遇,但是我希望你千万不要把事情搞到无法收拾的境地,如果你肯听我的分析,我保证把事情的严重性降到最低。”

“哼哼,你们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小姐怎么会理解像我这类无权无势人的处境?姓江的把我祸害着这样,现在我连路都走不稳,会有哪家公司还肯要我?可怜了我的女儿还那么小...”

崔波想起自己可怜的女儿,声音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这时冬子也知道老大出了事,他瞪着愤怒地大眼睛在门外冲着崔波挥拳斥喝着:“姓崔的!我老大只是让我小小的教训你一下,是我下手重了与其他人无关!你有什么气都撒在我身上,快把之桦小姐放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崔波恨不能将冬子千刀万剐。可一看到冬子那张凶狠的嘴脸就想起恶梦般的那晚折磨。

文弱书生的他还是心有畏惧,于是气急败坏地在原地兜着圈,手里挥动着匕首恐吓着椅子上绑着的两个女孩,并向冬子示威叫嚣咒骂着。

“崔先生,如果你现在马上放了我们,我保证不告你。刚刚得之你的女儿不会说话,我学的就是儿童心理学并且认识治疗你女儿这方面疾病的专家。如果你没时间照看孩子,可以把孩子送到我们早教中心来,这里有好多有爱心的老师会照顾她的。”之桦真诚地劝导着限入绝望处境的崔波。

崔波闻听后心中不免被之桦的言语打动了,但他怀疑地冷笑着说:“谁知道你这丫头说的是真是假!你就是想骗我把你放了吧。”

“我希望你尽快做出决策,警察马上就快到了,如果被警察逮到你你不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女儿了吗?如果你现在马上放了我们,顶多算个非法拘禁罪不会被判刑的。千万不要因小失大给自己和孩子造成一辈子都无法拟补的损失啊。”

崔波咬着嘴唇思考片刻,然后他抬起湿润的眼睛求助地望着之桦说:“万小姐,你真的能救我的女儿吗?你真的愿意介绍专家给她看病?”

“你也知道我有这个实力和条件能做到,而且保证对你女儿的治疗和照料都是无偿的。请你相信我吧!”

崔波狠狠地甩了一下头下定决心后,他用刀划开两个女孩手腕上的胶带。那个饱受惊吓的女助教撕开自己嘴上的胶布哭喊着跑向教室的出口打开门。

与此同时,蔚然、冬子以及三个便衣警察一同闯进美术教室,捕获了垂头丧气并束手就擒的崔波。

“之桦小姐你没事吧?”冬子关切地上下打量着之桦。

“今天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好在没有孩子和大人受伤。警察进来的时候大家还在进行庆祝活动,所以没人注意到身边已经发生的恐怖事件,真是谢天谢地。”

之桦双手合握在胸前长长地吁了口气,接着又恢复了轻松开怀的神情。

“今天真的很对不住,连累你受到牵连。”蔚然满怀歉意地对之桦说。

“没关系的,我比你想像的要坚强,呵呵。”之桦充满爱意地轻轻拍了一下蔚然的手臂。

“你的确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居然对一个企图伤害你的人这么宽容,还要帮助他的女儿治病。你真的很有爱心又有临危不惧的勇气。”

如果她不是万总的千金,他会告诉之桦他真的很欣赏她身上的这些可贵品质,并且愿意和她交个朋友。

想到父亲居然让自己利用这个天真无瑕的女孩的感情以便促使两家的经济联姻,他就更不想耽误了之桦这个好女孩。

“江蔚然我好高兴啊,今天还真是因祸得福呢。”之桦情不自禁地把头靠在蔚然的手臂上作小鸟依人状,嘴上还呵呵地傻笑着。

“因祸得福怎么讲?”他奇怪她这个脑袋里都装了什么,换成别的女孩早就吓得半死,她却还能笑的出来。

“你都要把我夸到天上去了,能得到男神的垂爱我真是太幸福了。”

之桦说完调皮地用双手牵起裙角,向蔚然做出一个西方淑女的屈膝行礼。

“江蔚然,一会你要陪我演完《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下半部,你来演王子。走,我带你换服装去!”

之桦说完就拖住蔚然的手臂把便想把他往化妆间里拽。

“哎,你开什么玩笑?谁同意和你演白雪公主了。”

蔚然简直哭笑不得,这个女孩子还真能起妖蛾子,什么千奇百怪的想法都有。

“今天演王子的那个男助教拉肚子没有来,所以必须由你来演啊?谁叫人家觉得你最合适、最好呢?”

之桦娇羞地红了脸,她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心里琢磨着。只要蔚然肯演,她到时就顺势来个假戏真做,狠狠地亲一口他那诱人的嘴唇。

“我真的还有事,你如果缺个王子让他来演吧。”

蔚然顺势拉过冬子推到之桦的面前,自己赶快闪人。

“那怎么行?冬子只能演个随从,再说他也不会讲英语啊?”之桦气呼呼地噘起嘴巴,只见蔚然已经乘坐扶梯下了楼。

1946伟德国际始于英国

9:53 2017/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