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通宝娱乐官网920095 > >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2258环球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时间:2017/10/23 15:51:45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关键时刻,我不能拉下乡邻不管”

“关键时刻,我不能拉下乡邻不管。”正当壮年的高荡村农民王其高最先发现了险情,本来可以转身就跑的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返回村里开始救人。

“村里还有那么多的人,我怎么忍心跑呢?”王其高讲,他一边跑,一边高声呼喊,让大家快跑。尽管毒气熏得他有些喘不上气,嗓子异常难受,但他还是坚持着高喊,以便让更多的人能听到、能跑。到家后,他首先拨打了110,向警察说明情况,然后才扶起76岁的老母亲跑了出来。本来就已经很累了,但是,他看到本村的一位妇女正抱着两岁的孩子跑着,连惊吓带累,人已经跑不动了,王其高毫不犹豫地将孩子接了过来……

出事的那天晚上,高荡村像王其高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关键时刻,我不能拉下乡邻不管”———这成为很多村民不约而同的想法:30多岁的王玉海也是最先跑出来的人之一。然而,当本村农民唐寿彬跑到他面前瘫倒后说他的老婆和孩子还晕倒在家中没能出来时,王玉海呆不住了。当时毒气味太浓,熏得人喘不过气、睁不开眼,王玉海找到一条毛巾弄湿后缠在头上,和另外一位农民骑着摩托车冲进毒气团中,摸索着找到了唐寿彬的家,把已昏迷的女主人驮在摩托车上跑了出来。尽管这时气味越来越浓,他又第二次骑着摩托车冲了进去,把已昏迷的一周岁孩子救了出来。

那天晚上如果说最忙碌的,要数相邻的老张集乡金星村农民朱凯,本来在淮安市内打工的他听到妻子的求救电话后,连忙租了一辆面包车回家救人。到村口后,听说妻子和孩子已经跑出来了,他没多说什么,带着车在村里来回地转,见人就拉。为了多救几个人,他往不少村民家里打电话,看是否有人,到最后自己也中毒了……

“只要村里还有人,干部就要进去救”

“只要村里还有人,干部就要进去救。”———那天晚上,在淮阴区高荡村旁,在浓重的毒气当中,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下了这样的死命令。

“一团一团的毒气飘过来,一个又一个干部冲了进去。”事情过去了几天,淮阴区委书记夏心仍然这样坚定。他说,7点50分接到事故报告,他8点多就到了。当时气味已经很浓了,当他打开一户农家的大门时,发现已有一位老人被熏倒死亡了。当时气味已不容人停留,他还坚持着打开第二户农民家的大门,可这时已进不去人了,他在撤往村边的过程当中看到,一位妇女正艰难地抱着孩子往外走,夏心接过孩子和她一起磕磕绊绊摸索到了村外。查明是氯气泄漏这一原因后,本地和周围的100多位乡村干部迅速被发动起来,投入到疏散群众、抢救群众的行动当中,丁解民和夏心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随着一个又一个毒气团的飘过来,他们出来又进去,反复三四次,争取最大程度地救人。当在场的村干部确信大部分村民已经跑出来时,一个声音微弱的求救电话打来了:一个村妇在电话中艰难地说,她和女儿都被困在家里出不来了,她把女儿塞进了大衣柜,自己在用湿毛巾捂着嘴。怎么办?当时,夜里没有风,毒气的比重比空气重,漂浮在地面上,可以说是气味最浓的时候,人根本无法进去,救还是不救?现场的市区领导决定一定要把人救出来。他们迅速地找来了仅有的3套防毒面具,可进去的3个人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一个人倒下了,只好撤了出来。情况紧急,50套防毒面具又运来了,在认识路的村干部的带领下,人们戴着防毒面具,反复地冲进去,终于把母女俩救了出来。

“破家值万贯。”———一些年老的村民不知道毒气的厉害,不肯走怎么办?涟水县委副书记徐亚平带着警车和120救护车,在蒋庵办事处气味最浓的官荡、北荡两个村挨家挨户搜,不肯走的就抬上车强行拉走。那天晚上,他和乡村干部们硬是疏散了2500多人。

大撤离大营救

“毒气泄漏造成大面积灾害。”这一消息迅速在淮安市以及淮阴区、涟水县引起了震动,随着大范围的人员撤离,大范围的营救也开始了。

“那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全区转移出来上万人。”1日深夜,在受灾最重的淮阴区王兴镇高荡村,正在一受灾户家里查看的淮阴区委书记夏心回忆说。“问题是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这些都不知道。”对于受伤的村民,区里的所有领导每人负责一个工作小组,当晚就安置了伤病员150人,第二天280多人,第三天扩大到300多人,这些伤病员都分布在市内的四家医院,要确定身份、安抚伤病员。死了的,要挨家挨户上门去找。尤其是第二天和第三天,气味还是让人喘不过气来,营救人员穿着防化服在农户家里、院子的角落里仔细查找,死亡的二十多人就是这样找出来的。

扶老携幼的村民逃出来后到哪里去也是个问题。学校教室和办事处大礼堂被打开了,开始安置灾民。那天晚上从8点20分出现第一例病人开始,涟水县全县范围内也都开始行动起来,针对中毒病人需要吸氧这一状况,二十多个氧气瓶迅速从全县各个医院调集到县医院和蒋庵办事处卫生院,有关治疗氯气中毒的药品也迅速到位。这一系列有效措施可以说把人员伤亡等灾害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紧接着面临的问题是:灾区的防疫。上千人次的防疫、环保等专业人员迅速被发动起来赶到现场,对所有的灾区农户至少进行了3次以上的消毒,1.5万头(只)死亡畜禽进行了紧急处理。考虑到疏散群众急于回家的心理,而群众家中的粮食、蔬菜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毒气污染,不能食用的现实。事发后的第四天即4月2日,灾民的家中都被送到了“四个一”,即一袋米、一桶纯净水、一桶油、一大袋方便面。涟水县委副书记徐亚平说,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群众回到家里后一切还像以前那样,这对稳定群众心理很重要。

淮安液氯泄漏事故责任认定工作加紧进行

“3·29”淮安液氯泄漏事故的责任认定工作目前正在加紧进行。但由于事涉江苏、山东两省,情况复杂,要得出最后结论还需时日。

事故发生后,两名肇事的山东济宁市科迪化学危险品货运中心司机逃逸,后在南京向警方自首。淮安市警方连夜将他们带回淮安讯问。经初步调查,这家公司为济宁市交通局下属企业,关于企业相关资质问题,江苏、山东两省有关部门正在加紧调查。

据参与调查的淮安市警方人员介绍,这辆肇事车除严重超载外,从现场勘察的结果判断,这辆车有几个车胎临近报废。目前质检、安检、交警部门正和有关专家一起,对车辆相关数据进行技术鉴定。事故具体原因、责任在近期就会有结论。

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韩庆华表示,山东省对这次事故非常重视,省长亲自过问,并派出省政府副秘书长等人来到淮安,与江苏方面商讨有关善后事宜。江苏、山东一定会协同解决好受灾群众的补偿和善后问题。

关于事故赔偿问题,韩庆华表示,损失最终要由权威部门来认定,要依法、按程序来办,所以也需要时间。目前江苏省政府已经按照依法赔偿和政府救助相结合的原则,正在启动对受灾群众的补偿和赔付工作,抢救和善后处理的费用由江苏省和淮安市垫支。 《江南时报》 (2005年04月04日 第十四版) 记者 翟景耀 朱旭东

相关专题: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