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七十三章 三个绝对

清博大数据 2017/8/16 4:43:49 阅读:45

入目的景象,让梅子不能置信地呆住了,他原本该光洁平整的胸膛上,全是纵横交错的鞭痕、烙痕、烫痕以及圆形的疤痕。随着他的呼吸,那些疤痕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如一条条丑陋的虫子在他胸前蠕动。

她打了个寒颤,像个受到惊吓的孩子,张着嘴瞪着眼拼命发抖,片刻后才把握成拳的右手顶在唇上,好似要塞进嘴里堵住声音。

只是指尖已深深插入了肉里,丝丝缕缕的血迹顺着指缝蔓延开来,她却浑然不知。

他叹口气,翻身坐起来,把她也拉起来坐在床上,伸手一根一根掰开她握拳的手指,用拇指的指腹擦去她掌心的血迹,把她的手拉到唇边对着伤口吹了吹,然后用食指指肚轻轻在伤口上按摩。

热气吹佛在伤口上,暖暖地,指尖接触着掌手麻麻痒痒的,她不由得抽了抽手,他却固执地握着不放,眼睛一眨不眨痴痴地盯着她。

好一会儿后,她终于抬头看向他,眼中光华流转,心中原本的失望、恐惧、伤痛、恼怒统统退去,缓缓反握住了他的手。

很快又伸出手顺着他胸前那一条条、一块块疤痕一点一点轻轻地摩挲,好似这样就可以将那些疤痕抹平一样。

这些疤痕颜色深浅不一,形状大小各不相同,说明不是同一时间形成的。如果刚受伤时能好好护理,也许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可现在,再好的药都不可能消除这些丑陋的痕迹了,他将终身背负着它们,除非去做皮肤移植手术。

不知道他这些年经历过什么,受到过怎样的伤害才会留下这些疤痕。她的心被狠狠地撕扯着,酸痛的眼中泪光闪闪,有些不知所措地问:“你身上这些伤是怎么来的?”

终于要面对这个问题了,厉杰垂下睫毛,眸底闪过一抹痛楚,想起了被俘后精神和肉体上曾经受到的各种酷刑,那些苦难是常人无法想像的,那种摧残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

过了一会儿,才苦笑着低头看着胸前的疤痕说:“我曾经被别人抓住拷打过,身上许多疤痕都是那时留下的,后来被救了,不然早就没命了。”

她顿时愣住了,怎么听着跟电视、电影中演的地下党被日本鬼子或国民党抓住严刑拷打一样。眼前浮现出老虎凳、辣椒水、电椅、吐真剂等东西,不禁打了个寒颤。

感觉贴在手心的肌肤瞬间沁凉,她知道,这其中一定有着极其惨烈的故事,不禁心疼地紧紧抱住他,给他温暖。“你干了什么会被别人抓住严刑拷打?又是什么人这么猖狂目无法纪私设刑堂?”

厉杰的身体轻微一颤,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伸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将唇贴在她的额上,声音低哑地哈哈笑起来。不知道那些拷打他的特工们,听到她这可爱的话会是什么感觉?

梅子见厉杰想用笑声来蒙混过关,这次,她不打算让他顾左右而言他,她想知道他的过去,不管是怎样不堪的过去,她都想知道。

把手放在他胸前,推开他,仰头嘟起嘴微嗔道:“很好笑吗?笑够了回答我的话。”

见她来真的,蒙混不过去了,他敛起笑容,怔怔地看着她,长长地逸出一声叹息,十分严肃地说:“梅子,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这些,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做有损国家利益的事,绝对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绝对没有做有违道德的事。”

听了他的三个绝对,她心中震撼,面对着这个融入自己骨髓,渗进自己每一个细胞的男人,她相信他的话。他说不能告诉自有他的原因,她不再追问,但约略明白了他的工作。

她真的不知道,这份工作,他竟然是这样付出的。“厉杰。”她痛惜地呢喃了一声,清亮的眼睛深深地凝望着他,睫毛折射出两道弯弯柔柔的小阴影,唇角翘出一道弧度,抬臀迅速在他唇上浅浅地印上一个吻。

他轻轻“嗯”了一声,心尖好像被什么柔柔的撞了一下,指尖眷恋地抚上她的脸,那样温柔。

唇慢慢覆下来,深深地吻住了她,她不再反抗,任由他索取,伸手环上他的脖子,慢慢开始回应。很快他的呼吸急促,吮吸的更加深入了,身体的温度更是节节攀升。

当他的手去褪她的衣服时,她抓住了他,喘着气摇头。

看着她虽然迷蒙却坚定的眼神,他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

她轻轻地吻一下他说:“如果你爱我就尊重我,如果不顾我的感受我会没有安全感,我会害怕的。”她无法把步伐迈的这么快,曾经的阴影总是令她不安。

他把她抱进怀里,吻,落在她的眉心,他湿热的吻柔柔软软的,令人觉得很舒服,减轻了她的不安。从眉心沿着鼻梁一路下移,最后定格在唇上,狠狠地蹂躏着两瓣红唇,似乎带着惩罚。直到他气息不稳时,才放开她隐忍地说:“傻丫头,我尊重你。”那幽深的黑眸好似无底洞,虽吻着她,却没有情欲的火苗滋长。

他能在这样的时候忍住自己的欲望,她明白那是因为他真的在乎她的感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满是酸涩的暖意,眼眶湿润,有种想流泪的感觉。

却微嗔道:“以后不许再发生这种事了。”

“发生哪种事?”他很无辜地问。

她佯装恼怒地瞪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卫-生-间-的-事。”

他眨巴着眼“哦”了一声,趁她不备一把捉过她,再次吻上她的唇,她被他吻到几乎窒息,抵在他胸口的手掌,也被他的手包住,他摩挲着她的指腹,那种微妙的触感,自指尖,一路传到心尖的最脆弱处,酸麻异常。

当他心满意足时才抬起头来说了句:“这种事可以发生吧。”

手不能动,她就用眼狠狠地瞪着他说:“不可以。”

她话音刚落,唇又被封住,他的吻,初时霸道蛮横,而当她已经被逼到绝路,再无力抵抗之后,却又温柔下来,一点一点慢慢品尝她的味道。

什么人嘛,就知道是这样,说了也白说。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笑嘻嘻地看着她说:“以后不许再诱惑我,我意志薄弱,经不住诱惑。”竟带着点撒娇的味。

她错愕地推推他,嘟起嘴说:“哎,搞错没有?我哪里有诱惑你?是你自己偷看别人洗澡好不好。”

“谁让你脱光衣服洗澡的。”他理直气壮地说。

她皱眉,“讲不讲理呀,洗澡不脱衣服怎么洗?”

“反正是你诱惑的,错在你。”他耍赖。

她故做生气状,起身走人,他拉住她央求道:“陪我睡一会嘛,就这样躺着睡觉,纯粹的睡觉,什么都不做,好不好?求求你啦。”

看着他小狗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经过刚才后,她对他已经百分之百信任了,点点头说:“就睡一会儿,要不明天早上让菡菡看见不好。”

“好。”他心花怒放地答道。

穿好睡衣伸手把她搂进怀里,拉开毛巾被给两人盖上,心中是从未有过的踏实。

一会儿就安然入梦了,唇边还挂着一抹笑。睡眠即少又浅的他,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快睡着,并且睡的很沉。

她却在他的怀中不自在的怎么也睡不着,听到他轻轻的鼾声,想从他怀里出来,刚一动他反而下意识地抱得更紧了。不忍心把睡的那么香甜的他弄醒,只能满心郁闷地听他的鼾声,在心里细数着这段时间点点滴滴的美好。

申博sunbet娱乐.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龙8国际pt娱乐官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龙8国际pt娱乐官网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