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六十章 邙山堡垒(2)

清博大数据 2017/8/16 4:48:03 阅读:77

他敲击麦克告诉阿健继续警戒,遇到复杂的雷区,他需要排雷。也通知了扁蛛他们他需要排雷,帮他警戒。

经过仔细查验后,厉杰发现雷区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预计,这个雷区套用了一切布雷的手法,什么W型、M型、H型、X型,总之所有能用的手法都用上了,并且纵横交错,互相嵌套,什么反步兵雷、踏雷、绊雷、拉雷、跳雷、炸雷、延迟雷齐上阵。

厉杰抚额在心里哀嚎一声,这不是要命嘛。不想丢命只能排雷了,他冷静下来开始查找最容易排雷的位置,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H型、X型嵌套的中心,只需要排除中心点的几颗雷就可以通过,可这雷却非常不好排,环环相扣,一个不慎就会血肉横飞,更别说完成任务了。

一个小时后,扒在雨水中几近虚脱的厉杰,总算打开了一条能容一人侧身通过的通道。等的都快石化了的扁蛛和狼蛛抹了把汗,长出一口气,阿健虽然心里一松人却更加警觉。

厉杰摁住麦克轻轻地打出信号,示意阿健顺着他留下的标记过来。

阿健轻扣麦克示意明白,然后俯下身顺着厉杰指引的方向潜了过去,这一路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哨兵发现,到时候他们面对的肯定就是瓢泼一样的子弹。

过铁丝网时,阿健把铁丝网恢复了原样,不仔细看真看不出铁丝网被剪开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阿健,厉杰总算松了口气,两人汇合后稍作休息,这次换阿健开路,厉杰警戒。

在丛林迷彩的掩护下,阿健避开潜伏哨,顺着茂密的草丛缓缓向河边摸去,现在是白天,视线极佳,只要稍有动静就会引起潜伏哨的注意。

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厉杰几乎已经无法辨认哪里是草丛、哪里是阿健的身体了,五分钟后阿健终于转到了河边一个暗哨背后。按理说现在他想干掉暗哨是件非常轻松的事儿,但他却不想打草惊蛇,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一旦杀了暗哨,敌人换哨的时候就会发现有人潜入堡垒,那他们在堡垒里面不知道将会面对怎样的情况,有可能就是有去无回了,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他们在扁蛛的指挥下躲开暗哨,互相交替前行,七扭八拐地终于来到河边,藏进了一片较高的水草中,拿出背包里的微型潜水设备,穿戴好后由扁蛛引导,慢慢在河中潜行。

河里布满水雷,并且水草很茂盛,一不小心就被缠住,他们不时地用刀割断缠身的水草。小心地避开水雷,一点一点慢慢向河对岸移动。

狼蛛和扁蛛终于看到厉杰和阿健潜到了河对岸,悬着的心放下一点,引导他们进入草丛中。他们卸下潜水设备,藏入草丛,正准备上岸,耳机中传来扁蛛的声音:“隐蔽,巡逻队过来了。”

厉杰和阿健立即藏入草丛中。很快耳机里又传来扁蛛急切的声音:“注意,注意,千万别乱动,你们一点钟方向大概十米的位置灌木晃动厉害,我看不到那里究竟有什么,只能略微显示出那里有一点热反应。”

厉杰扣了一下麦克表示收到,轻轻地转过头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灌木剧烈晃动了几下,突然一只硕大的狼狗跳了出来,瞪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厉杰他们藏身之处。

“该死。”厉杰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和阿健从怀里摸出了枪,把枪口顺了过去。

狼狗看着厉杰他们藏身的地方在原地转了两圈,看样子好像是吃不准里面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这条狼狗不敢靠近,应该是厉杰他们身上的驱狗剂让它搞不清状况,而他们刚才潜水再加上雨水冲刷驱狗剂被冲得七七八八,所以这只狼狗才没被驱狗剂的特殊气味吓跑,只是远远地看着,却不敢靠近。

没多久这家伙谨慎地低下头露出了尖利的牙齿。

“糟糕。”厉杰心里一惊,一般狗摆出这个姿势不是要吠叫就是准备进攻,正准备抬枪却想起了身上的驱狗剂。

阿健刚要扣动板机,厉杰轻轻碰了一下他,他扭头一看,厉杰打开了驱狗剂的瓶盖,一阵微风吹过,气味顺着空气飘散开来,狼狗抽了抽鼻子,立即惧怕地向后退了几步,呜咽了几声夹着尾巴追哨兵去了。

好险,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

厉杰和阿健小心翼翼地钻出草丛,环视了一下四周,弯着腰沿着灌木丛快速向前推进。很快又听到扁蛛喊停的声音,“你们头顶右上方的树冠里有个旋转式监控探头,不要乱动,等20秒,听我口令。”

阿健悄悄拾起头,但浓密的树冠挡住了他的视线,什么都没看到。

18秒后,扁蛛喊:“准备,走。”厉杰和阿健立即躬身前行。行了不到10米就听扁蛛喊:“停。”他们只好静卧下来。

又过20秒,再一次潜行,才避过这个探头。

他们就这样在扁蛛的引导下,行行停停有惊无险地摸向山脚,“等等,有巡逻队,从山脚拐过来,正向你的方向靠近。”

“有狗吗?”厉杰问。

扁蛛奇怪地问:“没有,怎么了?你不是有驱狗剂吗?被吓怕了?”

“如果有狗不敢靠近,会引起警卫的注意。”阿健替厉杰解释。

“哦。”扁蛛应了一声,“也是,这玩意儿有时候也会起反作用。”

很快,一支穿着雨衣雨靴的5人巡逻队走来,离厉杰和阿健潜伏点不到10米,他们屏住了呼吸。这只巡逻队很正规,沉默搜索,排成典型的基本作战小组队形,各自控制着一个方向,快速而又认真地向前推进。

终于在一个小时内越过了四道封锁严密的警戒线,他们到了山脚下,准备上山,这时却风雨大作起来。

扁蛛的声音传来,“红九、白九,后面的路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我接收不到你们的信号了。你们多保重,祝一切顺利。我们会在回去的路上安全的地方等你们,随时给你们提供支持。”

厉杰和阿健谢过扁蛛和狼蛛,告别他们后开始上山。上山的路上树多、草多,便于隐蔽,但也不好发现暗哨。

天公虽无情地考验着他们,却也帮了他们,就算他们动静大点,也都被风雨声完美地掩盖了。也许是因为天气恶劣,暗哨们只顾着躲风雨了,也许是他们根本不相信会有人能闯过那么多道封锁线来到他们这里,所以太过大意。总之,厉杰和阿健很容易就躲过了暗哨,一小时后到达了岩壁的上面。

山顶上,树木高大、挺拔,树枝上挂着一串串晶莹的雨滴,在疾风骤雨中顺着树叶急急滴落。风在林中穿梭,在雨中飞翔,时而尖啸,如一声壮烈的呐喊,时而低吟,如一支柔美的情歌。加杂着树枝偶然的断裂声,小虫的唧唧声……种种声浪,演奏了一曲“远山的呼唤”。

ag老虎机试玩.
大佬娱乐城平台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佬娱乐城平台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大佬娱乐城平台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