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浦国际娱乐上71966澳门永利!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穿越架空 > 七夏浅秋 > 泪倾城,浅眸乱君颜

252.吉祥坊亚洲体育 作者 / 《七夏浅秋》作品集

    

任远征

任弼时的女儿,1936年出生在长征途中的四川阿坝草原。她曾在航空五院、国家气象局、监察部等单位任职,退休前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三室主任。

任远征的脾气很有特点。今年8月参加重走长征路活动,在四川小金县参观时,当地讲解员混淆了红军当年经过的几个地名,她就大声说,“你回去好好学学再来讲吧!”任远征说,她的脾气像她爸爸,直来直去,不怕得罪人,几十年都改不了。她的爸爸是任弼时,曾被叶剑英称为“中国人民的骆驼”。

朱德老总

曾给我妈妈送鱼汤

70年前,长征途中,任远征出生在四川阿坝草原。但因为条件艰苦,出生的具体时间、地点一直都没有确定。

新京报:你是不是一直在寻根,找自己的出生地?

任远征(以下简称“任”):是的,2003年9月我还来过(阿坝草原),特意来的,想看看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出生的,我只知道是阿坝,具体位置就不知道了,找了一个星期左右。

新京报:有结果吗?

任:没有,在一个地方看到红军纪念塔,底下一片雕塑,纪念红二方面军的,一个女红军骑在马上,抱着一个孩子。有人说,那个小孩不就是你吗?我觉得不一定是,因为我父亲当时所在的红二六军团,在长征生了3个小孩。我、肖克的儿子还有吴德峰的女儿。

新京报:你母亲有没有讲过生你时的情景?

任:只记得母亲说,过了雪山,一条大河,刚过了河,挺累的,就想生孩子。她说,幸亏是过河以后,否则就没我了,身体很容易感染的。有说在夏天生的,也有说在夏秋的,具体都记不清楚了。

当时在藏民的阁楼里,上面住人,下面是羊圈,有一个楼梯,很窄的,一般人都不好爬,她更爬不上去,就在羊圈铺了个油布,把我生下来了,是后来的部长傅连璋接生的。

新京报:草地上,连战士都找不到吃的,怎么来养活小孩子?

任:是啊,那时候正好是张国焘闹分裂,形势很紧张。母亲奶水不够,是朱德老总用铁丝弯成钩子,到水沟里钓鱼,煮好后给我妈送过去的,我妈喝了鱼汤后我才有了奶水喝,度过了这一段最艰难的时期。

新京报:当时红军有纪律,不准带小孩,小孩都是寄养在老乡家中,可是你好像还跟着红军走了一段?

任:呵呵,这得感谢贺伯伯(贺龙)。我爸后来跟我讲,本来都是要寄养的,贺龙的女儿贺捷生在长征前18天出生,说好寄养在一个老乡家里的,结果出发前发现老乡门上一把锁,没人,只好背着孩子走了,这样我们就都被带着了。

长大后我还跟我爸开玩笑,“你挺好的嘛,没把我扔那儿,不然我现在肯定就是藏族姑娘了”。他就说,“别谢我了,你得好好感谢你贺伯伯,他们家那个要是扔在路上,你也得扔在路上了”。

饥饿难耐

呢子衣换个窝窝头

任远征1岁多时,被送往湖南老家,交给奶奶带,一直到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前才被接到延安。

新京报:当时在统治区域生活,有没有遇到一些危险?

任:时期还好,国共合作,再说老家也很偏僻,马路都没有,所以也没有什么危险。

新京报:当地政府知道你是任弼时的女儿吗?

任:应该不知道,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到1946年,国共两党快开战了,很危险了,王震叔叔派人把我接出来到延安,那时候我已经快10岁了。

新京报:父亲见到你是什么反应?

任:非常高兴,像捡到了个宝贝一样,抱着我亲了又亲,在我印象里这是父亲少有的几段特别开心的时间。

新京报:刚到延安时,你是不是很新奇?

任:最开始不适应,在抗小,不愿意跟其他的小朋友玩。

那时候小孩都住在一起,父母都很忙,没有时间管。一天到晚跑路,躲国民党的部队,印象里就是一天到晚不停地跑,稀里糊涂,很困,老想睡觉。记得有一次,我走着走着睡着了,咕咚掉到坑里去了,老师一把把我拽起来,叫醒我,接着走。

那时候就是饿,路上饿得要命,我什么都没带,穿着破棉袄。有一次我饿得实在受不了了,看别人都在换东西吃,就把自己穿的一件呢子大衣跟别人换了一个窝窝头,也不会讲价,那还是一件缴获的国民党的呢子衣,挺好的。就是饿坏了。

遭敌人电刑

父亲心脏受到损害

任远征说,实际上,她跟父亲在一块儿的时间比较短,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说,但是,她对父亲还是很崇拜。

新京报:你父亲怎样跟你讲那段长征的历史?

任:我小时候他太忙了,没时间,后来解放了,但他去世早,又没有机会了。

新京报:那你了解父亲在长征时的一些经历吗?

任:很多,举个例子,他把红四方面军带到陕北,这是非常关键的。当时张国焘闹分裂,如果他不来,是改变不了这个现状的。是父亲去做工作的,我爸爸当时和一方面军没有关系,和四方面军也没有关系,他性子直率,没有一点私心,很多人都服他。

他做了很多工作,这样终于把四方面军带回来了,当时中央红军只剩下七八千人,四方面军的加入是很关键的。而且,他所在的二方面军也一直在壮大。

新京报:好像很多人不了解这些?

任:他就是一个默默无闻做事的人,直来直去。

新京报:叶剑英曾说,“任弼时是我们党的骆驼,中国人民的骆驼,担负着沉重的担子,走着漫长的艰苦的道路。”这是流传很广的评语。

任:我觉得很合适,很贴切。我觉得我父亲有一个伟大的理想,十五六岁就去苏联,后来一心为了革命,被捕几次,但都没有叛变,敌人给他用过电刑,对他的心脏造成很大损害,所以身体一直很不好,但他一直走长征,坚持工作。他曾经说,“因为我身体不好,活不长,所以我更得努力的工作。”

他们那一辈都是这样的,为了革命可以牺牲自己,所以说他是“骆驼”。

新京报:在你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什么形象?

任:小时候,我觉得他就是我的父亲。他46岁就去世了,当时我也就14岁,10岁前还一直在老家了,后来慢慢听说一些,也懂事了,我觉得父亲是一个很伟大的人,特别崇拜他。

新京报:比如有哪些事情你特别崇拜?

任:前段时间,我们整理一个资料,发现他在1946年就提出要引进外资,发展经济。

他提出的方案与现在的很类似,这是很超前的,这说明我们现在做的很多事情,第一代领导人并不是不知道,没有考虑没有去做,而是有条件限制。

采写:本报记者 李立强

■长征揭秘

422名营以上干部牺牲在长征路上

长征路上牺牲的军以上干部有8名,营以上干部有422名,而牺牲的普通战士和无名英烈则难以计数。

在这些牺牲者中,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牺牲在四渡赤水再占遵义的战斗中,而一路冲在全军最前面的红25军政委吴焕先则在快到陕北时牺牲。

据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编研处处长姜廷玉介绍,红军长征出发时的20.6万人,在三大主力会师时,仅余5.7万人。

湘江之战,是红军长征路上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战,担任阻击任务的各主力团均伤亡过半。是役后,中央红军由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徐占权说,4路红军长征途中进行师以上规模的战斗就达120余次,小规模的战斗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究竟有多少闯过枪林弹雨的红军将士没能走出雪山草地,至今也没有一个详细的统计。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党史研究室的研究表明,在红军三大主力过雪山草地期间,非战斗减员至少在万人以上。

据新华社

更多内容请登录新浪http://news.sina.com.cn/z/ xjbhscz/index.shtml

相关专题: 


皇浦国际娱乐上71966澳门永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